住在丛林深处的人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7-08 13:48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在帕拉州的丛林中,我们注意到雨林中一些树木上带有特殊的楔形痕迹,根据当地向导的判断,这应该是经过的印第...

  在帕拉州的丛林中,我们注意到雨林中一些树木上带有特殊的楔形痕迹,根据当地向导的判断,这应该是经过的印第安人留下的标记。

  这种标记有自己的规则,显然不同于野兽的挂角,挂爪等痕迹

这是印第安人对于林中道路的标记,内容包括方向,猎物多少,附近有没有设置陷阱要亲友防止误入等

  印第安人在巴西是十分独特的民族,老实说,我很希望在丛林中能与他们有所接触,又矛盾地不大希望自己愿望成真。

  其实,如果不是限定在丛林中,在巴西经常可以看到印第安人或者具有印第安人血统的混血种人,他们大多已经完好地融入了现代社会。从贝雷飞往马拉巴的时候,我旁边座位上的便是一位印第安老妇,在起飞前的瞬间,她神态安详地打开自己的LV小包,拿出口红轻轻补妆,然后对目不转睛的我微微一笑。

  这是今天巴西在种族方面的一个缩写。如果说巴西这个国家最好的一面,那就是它是一个多种族异常和谐的国家。尽管大多数国民信奉天主教,在宗教上相对统一,但巴西的平等观念在人种方面体现得十分出色。

效力于中超的巴西足球名将保利尼奥便有印第安人的血统——对了,他还有葡萄牙人和黑人的血统

  我从没有在巴西街头看到某一个种族为争夺自己权利而设置的标语,也没有看到政府呼吁各民族一律平等,反对歧视的号召,这一切可能来源于同一个原因 – 正因为没有那么多不公,这个问题才缺少关注。

  在这里,肤色似乎只是一种特征,就像瓜子脸和圆圆脸的区别一样,很少有人会在意。一个黑姑娘和一个白人小伙子腻在一起如影随形,几个不同肤色的街头乐手在一起演奏作品,在巴西都是司空见惯的现象。虽然这里的印第安人曾被白人抢占了土地,这里的黑人基本都是当年黑奴的后代,但今天这里不同种族的人似乎都有着平等的目光。

  或许有些白人内心中有优越感(比如有的家族不和其他种族通婚),有的人看见像老萨这样的中国人好奇来合影(飞了一万多公里过来的,的确稀罕),但基本上巴西人对各个种族的区别没有什么特别的注意,社会的机会上也相对平等,一个印第安老妇带个LV包并不奇怪。而各种族的通婚也一直在进行,结果使巴西人口最多的种族变成了“混血种人”。

二战中的巴西远征军

  这件事曾让推崇种族主义的纳粹德国十分看不顺眼,称巴西是一个人种的大杂烩。尤其是巴西加入反法西斯盟邦决定对轴心国作战的时候,希特勒和他的喉舌戈培尔博士干脆嘲笑:“巴西人要是能打仗,蛇都会抽一斗烟了。”结果,精锐顽强的巴西远征军在亚平宁半岛打得凯特尔元帅落花流水,而这支部队的臂章,便是一条正在吸一斗烟的眼镜蛇。

  在这个问题上,给我个人印象深刻的是这次访问巴西之行中,到达马特格莱索州时,一位酒店老板和我的交流。当时因为缺少翻译,我们有些事情和前台的小姑娘说不清楚,这时这位酒店老板出现了,看了我一眼,用日语问道:“是日本人吗?”

  “是中国人,不过可以讲日语。”我这样回答,于是双方的交流立即顺畅起来。

  这位村上先生有着一副典型日本人的面孔,举至投足也带着明显的东瀛味道,但是,当我问他老家是哪里,却非常自然地答道:“圣保罗。”

  我好奇地问他是不是从日本来的,他回答说父亲是战后从日本来的,而他则是三岁时被送到横滨,在日本的学校里上到十几岁才重返巴西,所以能讲流利的日语。

  “那你认为自己是日本人还是巴西人呢?”我问。

  “我当然是巴西人了。日本是我祖先居住的地方,除此之外,对我就没什么意义了。”村上很老实地回答。

  如果换在别的地方,村上先生难免数典忘祖的责备,但在巴西,这却是一个社会共识 – 巴西不在乎你来自哪里,你的血统是什么。而这一点也被巴西人从内心接受,因为这里不太有民族压迫的概念,于是巴西的不同族群除了文化上联系比较紧密之外,很少政治上的抱团取暖。由于这个原因,在巴西有印第安血统的副总统,也有日裔的司令,似乎也没人怀疑他们的忠诚。

这位巴西空军司令就是日裔的

上一篇:中展集团接管唐山南湖会展中心

下一篇:俄海军深潜器起火事件14名遇难者葬礼在圣彼得堡举行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