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末,洋务运动在中国兴起,最早被这块奇异风水所吸引的,是一些西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7-06 18:36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大自然之山水沙树,客观存在,有形态而无意识。一旦被人看中,产生相应的思考,赋予特殊的情趣,便成为景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一条北戴河,曹孟德引发政治抱负,毛泽东...

大自然之山水沙树,客观存在,有形态而无意识。一旦被人看中,产生相应的思考,赋予特殊的情趣,便成为景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同一条北戴河,曹孟德引发政治抱负,毛泽东关注换了人间,邓小平体会宦海沉浮。更多的人为了避暑,图一时之痛快,做客而已,人走茶凉。

我也凡夫俗子,在华北平原腹地生活忙碌到四十岁。第一次见到海,惊喜得目瞪口呆,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美好的地方,可以放松身体,栖息灵魂。从此结下不解之缘,年年来赴约,岁岁来还愿。有时趁开会之便,小住几日,不能尽兴。更愿意在劳累过度、心情浮躁、状态失衡时自我放假,丢下电话本,关掉手机,用身份证上不为人知的乳名,在刘庄或河东寨找个家庭旅馆住下来,过一段外息诸缘、无人无我的生活。

不戴手表,太阳晒着屁股时分,被一阵鸟鸣叫醒。伸几下懒腰,吃几口瓜果粗粮,然后读几页王维和嵇康,屠格涅夫或东山魁夷,气定神闲下来,做下海的准备。

北戴河海滨,西起联峰山,东至金沙嘴,二十里海岸状似月牙。窄窄的马路,一边远山如黛,松林含烟,一边沙滩金黄,大海碧澄,像一幅经典的油画,上帝手指调出的色彩,华丽而和谐。

浴场里有很多人,大家都去掉衣服的包装,职业的标签,一样的赤条条,白花花,再无高低贵贱之分。走在黄缎子似的沙滩上,沙子细如罗面,一脚踩一个坑,水从脚趾间冒出,凉凉的,痒痒的。拔出脚来,一汪清水。大大小小的脚印都是快乐的音符。躺下身来,四肢伸展,成一个大字,让家人一把把细沙浇在身上,半截入土时,便有一种融入大地的感觉。

抖抖身上的沙土,一步步走进大海。开始有些惊怕,慢慢地由浅而深,由凉到温,越来越感觉到大海的宽容和友好,几个来回狗刨,再行仰泳,闭上双眼,在大海的律动中,感觉自己在缩小缩小,缩回到了摇篮,缩回到了母腹,缩回到了胎盘,周围是浑浊的羊水,用一根脐带呼吸。体会到自己微乎其微,也就自然找到了平衡。原来一切烦恼和虚妄,并不在身外,都在自己的心里,看破,放下,便没了负担,便有了自由自在。大海就是这样训练我们的情绪和思维。

疯玩一两个时辰,爬到老虎滩礁石上面休息。回头一看,大海舍不得我走,层层波浪追赶过来,扑到脚下,喃喃细语。有一个大浪扑来,碎成粒粒珍珠,那是大海举起的一束浪花。我也舍不得离去,与大海深情凝望,直到心酸眼热。下午四时,涨潮了,大海热情愈高,叫声愈高,礁石的平静被大海的激动淹没了,我一步一回头,感谢大海最讲信义,天天来月月来,而自己此生能有多少次回报?真是人生苦短而自然永恒。

跨过马路,钻进松林,海风又尾随而来,把树冠摇成绿浪,向坡上涌去,松林变成了站起来的大海。二十里松林,二十里海岸线,是北戴河一道风景。借改革开放的光,我走遍中国周游世界,敢说这等风景在三亚在青岛,在夏威夷都是不曾有过的。

北戴河是松的王国,数以万计,千姿百态,有的亭亭玉立,有的爬地卧龙,有的皮白如雪,有的长筒如裙。最多的是成年油松,树干被海风吹得龟裂如鳞,而侧枝横股四向展开,任性任情地生长,被称作“开心型”树冠。树与树间,枝叶连接,结成浓郁的云霭,遮天蔽日,顿生凉意,空气中弥漫着大海的微腥和松树的浓香,让人禁不住屏息凝神,连连地深呼吸,松林中富含负氧离子,被称为“空气维生素”,以每立方厘米计算,北京和石家庄三级天气为1000个—1500个,一级天气2000个,而这里为10000个—14000个。名副其实的天然氧吧,一次深呼气就洗了一次肺。几天林浴,就会排尽体内的浊气,清气充盈,头脑清醒了许多。

漫不经心地在林中散步,就会发现一幢幢古老的别墅。高高台基,素墙红瓦,深室明廊,一宅一式,绝不雷同,一种建筑风格,一种宗教文化背景。

十九世纪末,洋务运动在中国兴起,最早被这块奇异风水所吸引的,是一些西方的传教士和园艺师。1898年,北戴河被清政府辟为“中外人士杂居”避暑地,跟着进来一批中国的官僚和商人,建起了“吴家楼、段家楼、霞飞路的大草房”。不能不佩服文艺复兴后的西方知识分子,更懂得热爱自然,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些别墅,全部依山面海,随坡就势,标新立异,互不相连,追求天然意趣,田园情调。这些建筑艺术也代表了他们的生活主张,讲究舒适,优雅,享受,张扬个性。自然即我,我即自然。松林使我懂得了,内心宁静,需要环境的和谐。

上一篇:北戴河旅游网

下一篇:圆明园旁荒地建起都会公园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