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县兴十四村党委书记付华廷:管住小家幸福大家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天气 -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8-01 20:46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我叫付华廷,现任黑龙江省甘南县兴十四镇兴十四村党委书记,黑龙江富华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我有一个儿子两个女...

我叫付华廷,现任黑龙江省甘南县兴十四镇兴十四村党委书记,黑龙江富华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我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现都已成家,在外地工作,我和老伴一直在村里居住。

1956年,我的父辈从山东临沂市河东区前石拉渊村来到甘南县兴十四村,那年我刚7岁。爷爷和父母经常告诫我们说:“做人要厚道、诚实;做事要认真,能吃苦;对长辈,要尊敬、尽孝道;对帮助过自己的人,要心存感激,知恩图报;对需要帮助的人,要伸手拉一把……”这些年来,不管时代如何变迁,生活如何变化,祖辈的教诲时刻铭记于心,并代代相传。

刚迁到兴十四村那些年,家里穷,村里也穷,家家都穷。那时我就有一个梦想,等我长大了,能干事的时候,一定要拔穷根,富家富村。

1970年,我当上了村党支部副书记。1972年,乡亲们推选我当了村党支部书记。

1970年,为了发展机械化,我们凑钱买拖拉机零件,用了一个多月时间,背回来1000多个零部件,组装成了第一台拖拉机——东方红75。土地贫瘠、干旱,我就领着村民利用冬闲时间拉河里的淤泥,改土造田,打抗旱井。改革开放以后,为了发展村办企业,我背着大煎饼,坐硬座跑北京、跑上海,饿了就啃口煎饼,渴了就喝凉水,晚上住澡堂子。

年轻时我想,我1米78的大个子,身强力壮,扛造!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感到体力不支。1990年,我积劳成疾,得了非常严重的糖尿病!饭量锐减,整天浑身疲惫,口干舌燥,体重下降了40多斤。我和自己较劲:“才40岁出头,就这个样,以后还能干个啥!”所以,尽管疾病缠身,我没休息养病,仍是整日奔波。

1999年4月,出现了糖尿病合并症,我挺不住了,住进了医院。出院时,医生告诉我,每天要保证8小时睡眠,否则双眼就要失明。回家后,我还是过去的习惯,每天3点半公鸡一叫就起床,拖着疲惫的身体跑项目,经常一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为了降血糖,医生给我用了124个单位的胰岛素,还不管用,后来,干脆在我身上安了一个胰岛素注射泵,再外加口服药,就这样,两个多月后,我的血糖才慢慢降了下来。然而,我的后半生都离不开胰岛素了。现在,我的肚子都快被扎成蜂窝了,扎得肌肉板结了,成了疙瘩。肚皮上实在不能再扎了,我又在大腿上注射,家人、同事、乡亲们都很心疼我。

在富民政策指引下,我和全体党员干部经过几十年的苦干实干,建起了拥有35家企业、1800多名员工、23亿多元总资产的黑龙江富华集团,形成了农业围着工业转,工业围着市场转,工业反哺农业和农民,一二三产业协调整合发展的格局。2016年,村民人均纯收入7.61万元。先后受到国家、省、市各级表彰奖励500多次。兴十四村由过去的“三无村”“三靠村”变成了“龙江第一村”。

现在,兴十四村富了。大家都说,付华廷舍小家,顾大家,难能可贵。但我知道,顾大家既离不开小家的支持,更要管好自己的小家。

多年的劳累,使老伴得了一身病。大女儿上中学,我们家拿不出钱。村里多数妇女都到企业上班,我没让她去。老伴是个非常要强的女人,为了不落到人家的后面,她就在家种了4垧饲料地,搞养殖。等到大女儿上大学,老伴背着我攒了5000块钱,才交上女儿念大学的费用。为什么背着我呀,她不背着我不行啊,我一出门就向她要钱,她得掂量着这点钱花呀。

父母经常和家人说:“华廷是给村里干大事,你们不要给他添麻烦!”我虽然是村党总支书记,但是家人和亲戚都没沾过我光。从我当村支书那天起,就给家人开了会:一是凡是村上的事,不准家里任何人插嘴;二是凡是村子里的人,无论谁找上门都要以礼相待,但绝不许家人收礼说情;三是凡是要求村里人做到的事,自己家人必须先做到!

这些年,我常思考一个问题,兴十四村家家有钱花了,生活上富裕了,但还不够。我们不仅要富“口袋”,还要富“脑袋”。要用好家风推动形成好村风好民风。

我作为村上的带头人,首先亮出了我的家风,即“艰苦奋斗、诚实守信、尊老爱幼、乐于助人、厚道感恩”。同时,要求两委班子、党员干部带头立家规、传家训,把好家风树起来。村党委与党员干部“约法三章”,做到不请客,不送礼,家属和亲友不搞特殊化。

为了正村风,我们还修订完善了《村规民约》,引导所有村民按规矩办事。

上一篇:黑龙江齐齐哈尔市责令甘南调查记者被打,甘南县:严肃处理海拉尔天气 -

下一篇:2019黑龙江富裕县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公告【招50人】新沂天气 -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