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钉子户事件调查:村民未获政府许诺的房产证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7-08 15:52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孤独站立在温岭站前大道上的罗保根家终于在12月1日上午被拆除 拆迁 11月30日16点左右,罗保根双手把自家房子的集体土地使用证紧揣在怀里,在一群村镇工作人员的簇拥下走出了家门...

孤独站立在温岭站前大道上的罗保根家终于在12月1日上午被拆除

  拆迁

  11月30日16点左右,罗保根双手把自家房子的集体土地使用证紧揣在怀里,在一群村镇工作人员的簇拥下走出了家门。他的脸上看不出喜悦,也没有愤怒,严肃之外只有一丝全然放下后的疲惫感。整个白天,罗保根都在二楼的卧室里听村干部讲政策、被做工作,像这样的“座谈会”已经持续了几个晚上。“我们同意签字了,还是原来的标准,两间地基,26万元。”目送前往镇政府签字的丈夫上车离去后,妻子沈玉彩对本刊记者说。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她对这个结果心里似乎早有准备。温岭的官方通告也与沈玉彩所言一致:罗保根签署的协议内容未变,与其他拆迁户一视同仁,房屋拆迁费用为每平方米补偿300元。从引起社会关注到房屋最终被拆迁,事情在10天里戏剧性地以回到原点的方式结束。

  温岭本地人刘洋是最早关注到罗家的人之一。身为一名摄影爱好者,他在10月初就注意到了孤独耸立在站前大道上的罗保根家。“站前大道是在九十月间铺好沥青的,工地的遮挡物拆除后又少有车辆经过,罗保根家的房子就变得格外显眼。”11月22日,刘洋把自己拍的照片传到了网上,这张在摄影爱好者眼里非常“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像立刻开始广为流传。也是从这一天,罗保根的家里开始有亲戚朋友拿着报纸上门。看到网上“最牛钉子户”的称号,罗保根很不喜欢,他不认为自己是“钉子户”。“我只是想要两间建好的和现在一样的房子。”罗保根一直在重复自己这个简单的诉求。

  这个诉求是罗家在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才提出的。从2008年以来罗保根一直拒绝在拆迁补偿协议上签字,原因是他认为镇里评估人员核定的合计26万元左右的拆迁费过低,得到更多金额的补偿才是他一直的诉求。67岁的罗保根夫妇有四女一子,都已经结婚成家,如今住在这里的只有夫妇二人。2001年罗家盖起了现在这两间五层高的通天排屋,总建筑面积达到618平方米。2007年儿子结婚时,全家又重新装修了一遍,前后的花费总计有60万元左右。在温岭农村,能盖起高大气派的通天排屋是非常有面子的事,沈玉彩说:“当时盖房子时就借了不少钱,现在还有一部分借款没有还清。”

  大溪镇统战委员林旭方告诉本刊记者,其实围绕温岭火车站进行的拆迁建设工程从2005年就启动了。“首先开始的村庄拆迁是围绕火车行进沿线的村庄进行的,下洋张村接到征地拆迁的相关通知是在2007年。”2007年,温岭火车站的具体选址被确定在大溪镇,火车站建设征用了立岙村的土地,而围绕火车站进行的道路、配套设施的建设就涉及了与立岙村相邻的下洋张村。林旭方正是大溪镇铁路站场这一重点工程拆迁推进的主要负责人,在他出示的铁路站场建设规划图纸中可以发现,一条双向四车道、性质为城市干道的道路被规划由温岭火车站直面向东。根据建设要求,这条道路全线贯通后,一端连接温岭火车站,一端途经路泽太一级公路,向东直抵新河镇。“温岭西部比东部城镇经济发达,这将是条连接东西部城镇的重要公路。”温岭市宣传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

  下洋张村有459户,1600多人,道路建设实际需要征用的只有罗保根所在的一片排屋,共计37户56间。“下洋张村村委会提出要求,希望村庄能够整体拆迁改造,市里同意了这个要求。”林旭方告诉本刊记者,2007年11月,下洋张村村委会自行提出了两套拆迁安置方案。第一套方案中,大溪镇政府按照“拆一还一”的原则负责在安置地段落实通天排屋的地基,给予村民拆迁补偿费、搬家补偿费、临时安置补助费和按时拆屋腾地奖励等一次性补偿,标准按照镇政府制定的房屋拆迁估价表。第二套方案则是直接换置成公寓房。按人口计算建筑面积就按人均60平方米计算,按建筑面积则可以“拆一还一”,村民可以按照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案选择。除此以外,选择公寓房的村民还可以按照人均20平方米的面积获得底层商铺的分红权利,商铺则由村集体统一经营。而村民需要承担的是公寓房2000元/平方米的建设费用。2007年11月15日,40名村民代表一致通过了这个方案,提交温岭市政府后批准通过。

上一篇:最牛业主自办房产证未果告赢开发商 赢得违约金

下一篇:广西北海现“最牛房产证” 44人共一房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