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旅实业悬案:冒牌“央企”,背景成谜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7-09 13:51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欠钱不可怕 可怕的是别人压根没打算要还 2018年 金融行业雷潮频现 小到民企大到国企 硝烟滚滚连绵不绝 再后来 产能...

  欠钱不可怕,可怕的是别人压根没打算要还。

  2018年,金融行业雷潮频现,小到民企大到国企,硝烟滚滚连绵不绝。再后来,产能过剩的央企、非限制性行业央企也接连中枪,投资市场人心惶惶,“央企信用”神话破灭。

  2018年5月,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青旅实业”)旗下子公司5亿信托实质违约,消息传出引发轩然大波,因其背负“央企”之名,连带股东、背景统统成了舆论焦点。

  最初关心债务,到后来谈及行业,牵扯人物越来越多,以至于大名鼎鼎的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青旅”)被迫发声,一方面要还原真相,更多是为撇清关系。

  青旅声明称,公司并无“中青旅实业”或类似名称的分子公司,“中青旅实业”所涉公司及其所属公司与中青旅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

  话已至此,“谣言”似乎得到澄清,然而追债的金融机构不愿放弃这一线索,经过多方取证,终于发现了二者的联系。

  “母子”还是“兄弟”?

  根据企查查数据,中青旅实业有三名股东,其中润元华宸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简称“润元华宸投资”)控股75%,中国青旅集团公司和自然人田卫红持股比例分别为20%及5%。

  照理来说,中青旅实业的第一大股东为润元华宸投资,中青旅集团仅仅持有20%的股权,为何金融机构偏偏找上中青旅集团,而对润元华宸投资网开一面?

  原来早在2017年,中青旅实业签署贷款合同时,还提供了大股东润元华宸投资的一纸承诺函,文中赫然写到,“为了实现中国青旅集团公司对中青旅实业的控制地位,润元华宸承诺:润元华宸同意以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作为其行使中青旅实业股东权利的一致行动人,同意中国青旅集团公司作为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

  中青旅集团的身份是实际控制人,那么中青旅与中青旅实业的关系就并非“母子”而是“兄弟”?

  很快,这一消息也被予以否认。

  值得注意的是,有媒体翻出中信信托2016年底做出的一份《关于中信信托-北京黄金流动资金贷款项目投融资的调查报告》报告中指出,“据了解,润元华宸委托中青旅集团负责管理运营公司日常工作,同时,润元华宸将签署正式协议确认为中青旅集团一致行动人。”

  事件一再发酵,债务却悬而未决。直到2018年底,中青旅集团突然公告宣布出让中青旅实业全部股权。若转让成功,中青旅实业与中青旅集团最后一丝联系彻底中断,对于追债的金融机构而言,“讨债”之旅无疑更加艰辛。

  2019年1月,一封《关于请求中国青旅集团终止对外转让中国青旅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股权并出面化解其债务问题》的函件,附有13家金融机构署名盖章,发往中国青旅集团母公司——中国光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光大集团”),并抄送共青团中央、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等部委。

  函件强调,当前,中青旅实业背负近300亿元债务待偿还,有60多家金融机构的贷款逾期,广泛涉及众多个人和机构客户。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显示,中青旅实业与北京黄金诸多贷款被分类为‘可疑’、‘次级’、‘违约’,且被法院列入‘失信 被执行人名单’”。

  13家机构联名“上书”,力保债务人的国企身份,一场普普通通的雷潮余波,硬生生演变成多方角力的拉锯战。

  2019年2月,中青旅集团正面做出回应,再度否认了与中青旅实业的直接联系,称公司仅为青旅实业公司的参股股东之一,既不是大股东,也不是其实际控制人,更不是其他股东的一致行动人,亦未实质管理青旅实业公司。

  此外,中青旅集团还解释了转让股权的前因后果,并非外界盛传的“逃债跑路”,而是聚焦主业的举措之一。“该等转让行为系行使股东权利的合法行为,符合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规定,且股权转让行为不影响青旅实业公司作为债权人承担债务 。”

  事件就此陷入僵局。好在此时,长期沉默、逃避债权人的中青旅实业突然发声,表示愿意就债务问题与金融机构代表进行“和解”。

  2019年3月21日,由十余家金融机构自发成立债委会筹备小组与债务人中青旅实业在北京市朝阳区世奥国际中心,中青旅实业会议室召开了第一次座谈会会议。

  尽管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领导均未出席本次会议,仅派了外部顾问万子红出面主持。但长期追债未果的金融机构看到曙光,还是感到由衷欣慰。有债权人表示:“希望后续可以看到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及中青旅实业做出更多实质性偿债 方案举动。”

  从万子红口中,中青旅实业复杂的内部状况也再度得到证实,自去年七月以来,仅他接手就有一百多件诉讼,找不到一块干净的资产,北京黄金因交易账户被查封目前也无法正常经营,目前有64家债权人,有抵押贷和信用贷的,有诉讼的和没诉讼的,有展期续贷的和申请破产的,需要有债委会这样的机构共同协商。

  3月13日,上海新东吴优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申请中青旅实业破产的案子被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受理。万子红也给出答复,中青旅实业认为破产是不符合债务人与债权人的共同利益,已经做好材料准备和应对措施,将向法院提出异议。

  当然,也不排除债务人未来会改变主意打破僵局。事实上,借助上海新东吴优胜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提出的申请破产重组具备一定的可行性。中金资本是中青旅实业聘请的专业顾问,目前已经设计了一揽子重组方案,若有机会或将派上用场;目前来看,外部资产并购是另一种可行方案,目前有可行性资产分别为福州商业地产项目和兰州住宅地产项目。

  总的来说,会议内容卓有成效,但中青旅实业的实际控制人依然失联。

  山寨“央企”真假难辨

  公开资料显示,中青旅实业成立于1993年,主营业务为旅游及文化娱乐设施开发、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技术培训等。

  2017年,中青旅实业总资产为289.79亿元,总负债291.44亿元;截至2018年11月30日,中青旅实业总资产为290.33亿元,总负债293.46亿元。根据最新财务数据分析,中青旅实业近期总负债规模超过总资产规模,资不抵债。

  有债权人指出,之所以“信任”中青旅实业这个主体,与中青旅实业2017年时候的负责人在中国青旅集团任职高层领导有直接的关系。据了解,2017年,中青旅实业的法人代表兼董事长为伞翔宇。同时,兼任中国青旅集团副总经理。

  不过问及金融机构是否在借款时就中青旅实业实控人问题向中青旅集团进行核实,答案就没有那么肯定。“现在想来,当初给中青旅实业发放贷款时候,还是太过于相信‘央企’身份。”

  事实上,假借央企招摇撞骗不止一家,去年“中铁城际”打着央企旗号,与多家政府单位签订合作协议。后经中铁出面,其冒牌身份才被坐实。相比三方对峙依旧神秘的中青旅实业,“造假”技术差之远矣。

上一篇:中青旅华南总部基地将落户海南定安

下一篇:招商证券助力农业银行1200亿二级资本债发行圆满收官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