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远征:加快城市化进程是促进经济增长的核心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7-08 18:56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除了3亿中高收入阶层,推动中国其他10亿人口的收入增加,使他们能够支付房产、汽车以及其他消费,才能有效拉动...

  2018 年对于全球经济来说十分不平凡,是很多人眼中“艰难”的一年。地缘政治局势复杂、全球去杠杆进程如火如荼、贸易局势扑朔迷离…

  2019 已经到来,很多2018 年我们面临的困难并未解决。我们应该如何适应新的一年?金融界特邀10大经济学家与您一起探路2019,问道未来!

  本期嘉宾:曹远征 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

  加快城市化进程是提振消费促进增长的核心任务

  金融界:您曾提到,未来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消费拉动,居民收入的可持续增长是最重要的问题。增加居民收入的核心是什么?

  曹远征:增加居民收入、拉动消费的核心是就业问题 ,通过工业化、城市化打破城乡二元格局,增加农民就业与财产性收入。

  虽然目前的减税政策有利于工薪阶层,但中国的几亿农民没有工薪收入、没有个人所得税,而农民工工薪收入较低,减税无法惠及这些群体。与其强调减税的作用,不如说最近发改委关于大城市放开落户的政策才是最有效的居民增收举措。放开户籍限制有利于加速农村人口向城市的流动,实现农民工的“市民化”,扩大农民工在城市中的消费;由于农民进入城市,他们的土地、宅基地就可以流转,从而用土地换社保、换城里住房,实现农民财产性收入的实质性增长。

  除了3亿中高收入阶层,推动中国其他10亿人口的收入增加,使他们能够支付房产、汽车以及其他消费,才能有效拉动内需,实现中国市场的扩大。

  推进国资划转社保与政府转型,实现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

  金融界:国有经济关系到国民经济命脉,是经济体制改革的重要领域。对于未来国有经济改革的重点方向,您有哪些看法?

  曹远征:在新的历史时期国有经济改革的重心已不在于企业层面以提高国企效率,而在于改革国有资产管理体系,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

  国有资产最大的用处在于维护国计民生,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越来越严重,社保变成最大的财政压力,因此国有资产应该逐渐退出竞争领域,加快划进社保、充实养老金。按我们的测算,对上市有工业企业来讲,在2030年前划进社保的国有股份应达到80%才能使社保体系可持续。

  金融界:地方债务问题引发社会关注。据悉中国的地方债总量高达40万亿,带来严重的政府信用危机。您对缓解地方债台高筑现象有什么建议?

  曹远征:地方债不是金融问题,而是财政问题。中国预算法规定地方政府不得负债,但客观情况是中国地方政府有很大债务。解决这种矛盾,本质在于地方政府角色的调整,转向服务型政府,将建设任务更多地交给市场。因此,财政体系该给十分重要,核心是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事权与财权。

  金融界:一些地方政府借助PPP等方式变相举债,导致债务规模增长飞快。您认为这一问题应怎样解决?

  曹远征: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作为近年来新兴的公共设施建设融资方式,本质是使用者付费。在实际运作中要保证项目本身的收入与现金流能覆盖本项目的债务,因此要对PPP项目进行严格的商业评估,确定合理的交易价格,以防止触发潜在的债务风险。与此同时,在目前地方政府债务,尤其或有债务较高的情况下,也可以将已建成或在建项目转为PPP,变现还债或减轻未来的债务压力。这是PPP在中国的新实践。

  强化国债操作,实现财政向金融市场的有力传导

  金融界:利率市场化改革是我国提高金融市场资金配置效率的重要举措。您曾强调以国债为操作标的,实现财政与货币政策相配合的重要性。如何理解这种传导机制的内在逻辑?

  曹远征:利率市场化有三个含义。第一是放得开,第二是形得成,第三是调得了。

  放得开已经做到了,自2015年起,随着存款保险制度的推行,央行不再对利率形成任何干预,存贷款利率由商业银行自定、资本市场债券利率完全由市场制定。

  形得成,最重要的是货币市场利率跟信贷市场、资本市场利率之间能不能形成连贯的曲线。所以要进行监管体制调整,使银监会、保监会合并,促进货币市场和信贷市场形成连通;借助大资管条例,形成资本市场和信贷市场连通。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个社会金融产品实现充分发展,形成首尾相接的连贯产品谱系,使收益率曲线一致化。

上一篇:积极融入中心城区南京溧水城市化进程再加速

下一篇:英媒:城市化进程迅猛 中国古生物学家比以往忙碌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