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村是城鎮化必經階段不必談虎色變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7-08 08:13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空心化是城鄉融合發展的一個必經過程,大可不必為之傷感,我們更應關注的是人的安頓與人心的安放。近一個月來...

原標題:空心村是城鎮化必經階段不必談虎色變

空心化是城鄉融合發展的一個必經過程,大可不必為之傷感,我們更應關注的是人的安頓與人心的安放。

近一個月來,農業農村部兩次公開談及“空心村”問題,先后從鄉村治理和產業發展等多個角度進行了工作部署。比如,7月1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鄉村產業司司長曾衍德指出,解決好“空心村”問題,根本還是要發展鄉村產業,引發了廣泛關注。

空心村與鄉村振興並不相悖

有些人談空心化而色變,總把空心村看成是農村發展的問題甚至痛點。這種認識是膚淺的。空心化是城鄉融合發展的一個必經過程。在城鎮化的大趨勢下,村庄的消亡與壯大、城市的崛起與沒落,都是人口布局和經濟格局變動所帶來的自然歷史過程,不必為之傷感。我們更應關注的是人的安頓與人心的安放。

空心村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我們對待空心村的態度及政策上。不得不說,近年來部分地方針對空心村的政策確實存在一些問題。

其一,推進鄉村基礎設施建設不宜違背人口布局規律。一些地方,面對鄉村人口減少的大趨勢,還盲目上馬大型的基礎設施項目,幾千萬投下去隻為幾戶人家服務,無論是投資效益還是后續維護都不經濟﹔

其二,村庄撤並搬遷不宜搞“一刀切”。一些地方希望通過人口相對集中居住來解決空心村問題,要求全部村民搬入集中社區。但他們通常忽略了其中有一部分專業農戶,需要靠近農場居住,而且要有必要的農業設施場地和用房﹔

其三,鄉村人才振興不宜“一哄而上”。鄉村振興需要人才,但我們要把真正需要的人才識別出來。一些務工者、小農戶通常沒有足夠的技術和資本支撐來完成有效的生產活動,盲目鼓勵他們留村、返鄉不具有實際意義,應尊重人力資本的配置規律和他們的自主選擇。

總體看,近期發布的一系列政策文件對部分地方的工作偏差具有一定的校正作用。6月5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農業農村部相關負責人表示將通過行政辦法和經濟激勵等措施鼓勵空心村剩余人口向中心村轉移。7月1日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相關負責人提出,通過發展鄉村產業來吸引資源要素,把人留住,以此來解決空心村問題。

這些舉措在一定程度上考慮了城鄉人口布局和經濟發展趨勢,對於破解空心村問題具有積極作用。

空心村治理,還要加強“政策瞄准”

不過,要想真正實現鄉村振興,現在的一系列政策還需要在政策瞄准和精細化上狠下工夫。

比如說空心村剩余人口的遷移問題,中心村恐怕不是人口遷移的最終目的地。當前的城鄉人口布局與經濟要素配置的規律不相匹配,如果以城鄉收入均衡作為一個基本衡量指標,還要有數億人進入城市,而不是停留在中心村這個層次。誰要進城、誰不進城、進什麼城,這些問題還要有細化的政策設計。

再說鄉村產業問題。產業興旺是一個大尺度概念,是就鄉村產業全局而言的。村村點火、戶戶冒煙只是熱鬧,成就不了繁榮。發展鄉村產業,必須對鄉村和農戶的類型有一個合理劃分。

當前,我國鄉村大致可以分為三類:一是城中村、城郊村和經濟發達村﹔二是典型農區村庄﹔三是生態脆弱地帶村庄。所謂空心村主要出現在后面兩類村庄。

從世界通行規律而言,這兩類地區的產業主要是規模種養業。而這些年已顯示出的一個趨勢是,規模種養業中,專業農戶開始崛起。所謂延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健全供應鏈等措施,受益者主要是這些人。據我的估算,未來專業農戶數量還會有一個較大幅度提升。

但即便如此,更多的處於留守狀態的居民將何去何從?如若不能讓勞動者穩定進入經濟分工系統且逐步獲得平均水平的收入,任何產業政策都不具有持久性。這不是一個單純的鄉村產業問題,而是涉及一個國家產業發展的全局性問題。

總之,空心村不是一個孤立現象,而是農業農村現代化道路上種種過渡性問題的集中反映。無論是強化鄉村治理,還是發展鄉村產業,都要把政策瞄准對象搞清楚。這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陳明(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

(責編:鄧楠、谷妍)

上一篇:濟南市將啟動第四次經濟普查主要調查第二、第三產業

下一篇:山东2019年安排11.3亿推动城镇化高质量发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