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贴吧 - 宏观审慎监管与宏观经济稳定同样重要

http://www.zanmenzhe.com
2019-08-06 10:04
庆安吧_庆安贴吧_庆安网_庆安信息_庆安人网_庆安咱们这
僵尸企业很多杠杆率降不下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也就不可能提高。金融交易做的是资金融通,核心困难是信...

僵尸企业很多杠杆率降不下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也就不可能提高。金融交易做的是资金融通,核心困难是信息不对称。监管创新要与业务创新同步发展,不能简单的说我看不明白你们谁都不许做,那金融部门、实体经济永远不会有进步。

“对于金融监管的问题、金融风险的问题,要用系统性的方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是根治毛病的方法。”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3月17日在浦山基金会第二届年会上表示。

黄益平指出,当前监管的有效性在下降。如果还是保持分业监管的做法,政策的协调出现很大的问题,相互之间不协调。监管部门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发展和监管的责任并重,有的时候两者之间自己打架,你不知道哪个被牺牲掉了。总之,现在的监管框架可能仍需要进一步改善。

关于政府应发挥的作用,黄益平认为应该灵活对待。正常情况下,应该用市场机制,让市场纪律发挥作用。也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说的,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危机来临时再说要让市场机制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则是不合理的。

僵尸企业很多杠杆率降不下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也就不可能提高。

黄益平表示,他所做的研究发现目前金融稳定的很多问题集中在僵尸企业,这时候,也许政府需要做的是退出对经济的干预,真的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

以下为演讲实录:

黄益平:金融危机过去10年了,特别有意思的现象,每次危机一爆发,就有很多的学者专家站出来,我早就预料到了这个危机,你们没有听我的,所以发生了危机。我也特别想站在这里和大家说,我当年就料到了,但是我说不了。

因为10年前的时候,我错得很离谱。这篇文章现在还在网上,2007年下半年写的文章,当时我认为中国经济2008年不会有拐点。现在看起来当然是错得不能再错了。如果我要推卸一下责任,这个错也不光在我,当时美国和全球的经济学家形成的一个观点,觉得次贷危机确实很严重。从2007年年初,大概3、4月份,最早美国的新世纪金融公司破产,然后开始引发了一系列的次债市场的损失、问题,很多大机构都卷进去了,包括美国银行、花旗集团。

为什么危机在不断的演变过程中,大家还是认为这个问题不太大?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在美国国会听证的时候给大家讲了一个道理:美国的次债市场出了问题,但他认为次债的规模一共就6000亿美金。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所有在美国上市的商业银行的资本金的0.5%。这样一比较,他的意思是说,市场出了问题,但是不用担心系统性的风险。

当然,最后我们看到显然不是这么回事。所以今天我不太好意思到这里来给大家讲我怎么理解金融危机这件事,但是后来我看到纽约大学的教授Paul Romer曾经说过:A crisis is a terrible thing to waste。因为2008年的时候我彻底的看错了,其实很多的时间,一直在反思这件事,所以我不是说要来开会我才反思,过去10年我一直在思考错在什么地方,到底是什么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今天和大家分享我反思的五点看法。为什么当时我们对美国金融市场、金融危机的判断出现了很严重的偏差。

也有人看对,有人说“我预料到了”,这不完全是玩笑,但也并不是所有人说他看对了就真看对了。我记得纽约大学的教授Roubini,在次贷危机很多年前,一直在说美国的次债市场要出大问题。所以在2009年年初达沃斯经济论坛上曾经给他发了一个奖,大概是说他真的准确预言了危机要爆发。

现在来看有五个方面的教训,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认为是比较沉痛的教训。

一、为什么危机会变得这么严重?

我们往往看到宏观经济稳定的时候,忽视了金融风险。

这在格林斯潘当美联储主席期间,这是最大的一个悖论。格林斯潘做主席的时候,美国的利率从最高15.8%,拉到最低2003年时候的3.4%,一路往下压利率,最后导致的结果是什么?是经济增长非常的强劲,通货膨胀非常的稳定,经济真的非常好。所以后来金融市场似乎对格林斯潘产生了崇拜的心情,几乎像“上帝”一样的地位,说一句话,大家都跟着走。后来在宏观经济当中,出现一个特别奇特的现象就是大缓和,在格林斯潘的治理下,不光美国经济,世界经济都出现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增长越来越强劲,宏观经济越来越稳定,波动区间越来越小。

上一篇:郑源贴吧 - 宏观经济:如何稳定制造业投资

下一篇:武城贴吧 - 80公里高速遭ETC扣费371元?这位成都车主有点懵

相关报道